页面载入中...

国家大剧院非遗戏曲展演:绽“艺海遗珠”之光

  主角不是舞台上独有的角色形态,各行各业哪里没有主角配角呢?主角理所当然要比配角付出更多努力与代价。忆秦娥比谁都活得苦、活得累,比谁付出的都多,却比谁受的挤压、攻讦都大,看似苦难,她的生命形态却因此具有了开阔的张力与精神密度。无论小舞台还是大舞台,正是有了这些林林总总的主角、配角,才使人间喧哗,社会生活跌宕起伏又摇曳多姿。

  我会继续深情凝望养育我的土地,紧紧拥抱让我创作有成的那棵茂盛的生活之树,开河掘井,继续深耕。

  时代:1550-1570

  17世纪伊朗生产的这种蓝白装饰的瓷盘,旨在尽可能地模仿中国瓷器。

  这种由两部分图案组合的构图,在萨法维时期的作品中相当不寻常;它是以中国万历年间(1573-1618)生产的一种瓷盘为蓝本而制作的。 在中国,鹤与鹿象征着幸福和春天的回归。

  少数具有类似的两段式装饰的作品,都结合了中国出口的16世纪“开裂瓷”和17世纪“过渡期”瓷器作品中的主题。 由此看来,仿佛伊朗陶工对于他们用作典范的这两种风格都很熟悉。

admin
国家大剧院非遗戏曲展演:绽“艺海遗珠”之光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