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克宫:普京将出席柏林举行的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

  “我一直觉得,自己有七八年时间在那边生活,我的根就在东北。1988年我调到《上海文学》是因为我写了个获奖小说:一个关于东北棺材匠的故事。当年那地方的规矩是,如果当晚有人要死,就通知做棺材,没想到连夜做了棺材,一大清早病人却活过来了,这口白皮棺材就搁在木匠房外晒着,此后场子里一直没死人,棺材风吹雨打,越来越丑陋,大板缝,呲牙咧嘴,甚至有人在里面养鸡鸭。但是所有身体不好的老人都偷偷过来看这口棺材,因为规矩就这样,接下来谁死就得用上它,最后是两个老人同时弥留,但都干耗着就不死。小说结束在这地方。”在东北的经历决定了金宇澄“少作”的主题与风格。

  “一个年轻人一定要想办法试着做各种事,熟悉身边的故事,想办法写。我现在想想很后悔,当年在东北认识那么多10后20后30后的男人,当时都没有记录他们的故事,只是随便听他们说了一些。我一直觉得,我的根在东北,很久以后才有的醒悟,最熟悉的生活,是我16岁前的上海,少年时代对每位作者都那么重要,我却要等到接近60岁,才写了关于上海的《繁花》。”金宇澄说。

  唐诺谈道:“我觉得文学书写大概不是一个早熟早慧的行业。梁文道提到兰波甚至是拜伦、雪莱、普希金,他们的巅峰来得比较早。我以前有一篇文章也讨论过这个问题,因为诗的早熟可能来自于诗的唯我性,甚至‘我’必须带着某种吞噬性,某种非常霸道的呈现,适合年轻时候的从身体到心理的状态,所以诗的巅峰来得相当早。但是小说不是,小说的‘我’不是这个样子的,依我看它是一个小写的我,那个小说的‘我’必须要放在时间里,放在人群中,它必须跟这个世界相处,必须要知道理解很多东西,要比较沉静地一样一样去发现,需要去感受,去获取,去证实,去了解。所以依我的看法,小说一般的巅峰期应该会在45岁以后。”

  唐诺谈到,甚至连博尔赫斯这样的作家,也有“后悔少作”的时候:“博尔赫斯的第一本诗集据他自己说是他父亲花钱印的,后来当他正式出了自己的诗集之后,他就逐家拿自己的新诗集去跟对方商量,能不能把我那本换回来,打算把它消灭。”

  本文由新浪文化综合网络资源整理编辑。

  江苏省扬州市富春茶社创建于清代光绪十一年(1885),是一座以花局起家的别具特色的茶馆,以独创的茶点制作技艺享誉国内。2006年12月,富春茶社被商业部认定为首批“中华老字号”。它将花卉、茶艺、点心、菜肴结合在一起,让人在闲静雅致的环境中品赏色、香、味、形俱佳的美食。富春“魁龙珠”茶系富春茶社独家创制,它取浙江龙井之味、安徽魁针(太平猴魁绿茶)之色、福建珠兰之香,以扬子江水沏泡,谓之“一壶水煮三省茶”。此茶澄澈清香,醇正绵和,解渴去腻,堪称茶中珍品。

  富春点心采用传统方法手工制作,技艺精湛,造型雅致,品种繁多,各具滋味,被商业部认定为“中国名点”、“中华名小吃”,曾荣获国家金奖。富春茶点制作技艺将茶艺和点心制作相结合,为饮食行业树立了典范。

  国家非常重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,2008年,茶点制作技艺(富春茶点制作技艺)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二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克宫:普京将出席柏林举行的利比亚问题国际会议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